保护罩下,难以改革医委会

保护罩下,难以改革医委会

编按:日前前线科技人员就医委会改革向本网投稿一封致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干事彭鸿昌先生的公开信,其后彭鸿昌先生亦向本网投稿一封公开回覆信。以下为经整理后的相关文章的连结:

    7月2日 – 「6+6」方案增病人权益组织话语权 医委会改革「唔好拖」— 致香港社区组织协会的公开信 7月4日 – 「6+6」方案是糖衣毒药,要不得 回应《「6+6」方案增病人权益组织话语权 医委会改革「唔好拖」— 致香港社区组织协会的公开信》7月4日 – 小心躲在「4+2-2」背后的恶魔7月5日 – 「4+2-2」的背后是防火墙,但「6+6」的背后不是天使7月6日 – 怎样改革医疗问责制7月6日 – 不让梁振英扩大权力,是保护香港医疗制度的防火墙

————————————————————-

前线科技人员李妙梨小姐:

多谢 贵组织再次透过 阁下来文,延续医委会改革的讨论。这已经是 贵组织的第三封致本会及本人的公开信。承蒙 贵组织错爱,十分重视本会意见,再三来信真令人受宠若惊。希望藉此交流令真理愈辩愈明。

一直以来,本会只是本着社会公义,维护弱者权益的精神,推动社会变革,就算因此而备受批评,声誉消耗殆尽,本会都一往无前。本会多年与政府权贵抗衡,但只要是有着相同理念,便是同道中人。 阁下的「政治任务」之说,实在言重了,也是想多了。

阁下作为科技人员,竟然对医疗申诉制度如此关注,认识甚深,实是令人钦佩。本人十分同意 阁下所言,今次政府的改革方案只属小修小补,未有触及现时医委会受代表业界利益的医生,透过选举方式当上医委会委员,藉此抗衡社会对医生专业的问责。

曾有医委会选任医生参选人的政纲列明,一旦当选必定坚持抗拒增加非业界委员人数,亦有医生列明不同意将延续医学进修和医生续牌挂勾。万幸这些医生今年未有当上医委会委员,但他们所属的医生团体却有其他参选人成功当选,并佔据绝大部份议席,未知会否将这些与公众及病人利益相违的政纲在医委会内提出。这就证明医生可以藉选举进入医委会,然后推行与公众及病人利益相违、但保护医生利益的措施。 贵组织一直争取民主关心社会抗拒权贵,又岂能认同这些滥权行为?

说到医委会的医生人数是否足够应付新增的工作,其实并非数学题而是法律题。根据香港法例第161章,侦委会的法定人数是三名,主席及副主席必须是医委员委员,在医生协助下,当可做好主席或副主席一职。所以,就是加开侦委会,都只是需要多一名医生委员便可。

另外,法例没有列明医委会五个法定委员会的成员不可互相重叠。虽然医委会的法律顾问曾按法庭判决书,建议五个委员会不作重叠,但如有需要,可以作出修订。在蔡坚辞任侦委会主席一职后,即时便由张德康补上担任主席。可见医委会根本有足够医生,加开多一个侦委会。如再有需要,只要容许侦委会的医生委员职务由审裁顾问担任便可,并将侦委会内的委员数目减至一个。其实处理医生失德投诉,主要从医疗标準衡量,是否委员其实不太重要。如此可减少医生委员的工作人手需要,更可令纪律聆讯尽量独立于医委会以外。所以在不增加医生委员以避免医委会向医生倾斜之下,仍然可以处理新增的侦委会工作。

本会当然希望医委会可以变得更问责、更透明、更有效率。本会早于十五年前已经提出要成立一个独立于医委会以外的医疗投诉处理机制。可惜多年争取,因医生业界反对而未能成事。本会知道杏林觉醒的黄任匡医生近来争取独立投诉机制,可否请 贵组织邀请黄医生先与医学界各组织拟定共识,如能获得医学界承诺一致支持,相信政府必定从善如流,设立有关制度。如医学界一如以往般反对,正好显示当触碰了医生业界利益之时,医学会之流便利用社会的政治气氛,鼓动别人反对,从而躲在以人群筑成的保护罩之中,继续巩固自身利益。 贵组织甘愿当医学会的保护罩吗?

本会重申不能接受有如糖衣毒药的「6+6」方案,而说这方案为各方所接受,本会亦难以认同,至少多个病人组织已表明不接受任何同时增加医生委员的方案。现时突破僵局的做法,是游说坚持的政客接受「4-2+2」方案,这方案既如「6+6」方案一样能维持选任与委任一比一,又能防止增加医学会及医生工会对医委会的操控。 贵组织一直争取民主,会支持吗?

 敬祝

君安!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

彭鸿昌

保护罩下,难以改革医委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