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聘请他追蹤朱克伯格的公众形象 但他半年后就决

文︰Chris

去年,统计专家麦坚(Tavis McGinn)应徵了Facebook一份工作。他之前曾在Google工作过三年,专门帮助大型广告客户优化在Google系列产品中的行销活动。原先麦坚以为这份Facebook的工作很单纯,就跟他之前在Google做的差不多,没想到Facebook却交给他了一份极特殊的任务︰时时追蹤创办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公共形象!

当时这位年轻的硅谷传奇,正跟政治人物一样在美国全境进行巡迴参访;但当时Facebook也深陷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假新闻风波。你听到这件事的第一个反应可能跟很多人一样︰朱克伯格是不是要準备选总统了?

当初他亲口说了「NO」。但是,一个公司全职僱用一个人来追蹤CEO的公共形象确实非比寻常,你若从麦坚的工作内容与其他迹象来看,朱克伯格在这方面下的功夫甚至到了「超总统级」。

大家喜欢朱克伯格的贴文吗?

麦坚亲口说明︰「我的工作是调查、研究朱克伯格的全球公众形象,研究方法同时含括量化统计与质性焦点访谈,研究内容主要是大众对他的信任感、知名度;这些研究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尤其重要。」

他会去追蹤与朱克伯格公众形象有关的各种话题与数据,例如大家喜欢朱克伯格的演讲或贴文吗?这些贴文的主流回应是什幺?他们喜欢朱克伯格在媒体上的相关报导吗?他甚至得去算︰如果朱克伯格真想把在家里后院烤肉的影片直播出去,人们到底会如何回文?

Facebook聘请他追蹤朱克伯格的公众形象 但他半年后就决

麦坚进一步解释︰「如果朱克伯格发表了移民、医疗保健或平等教育的相关言论,我的研究工作就是去观察这些话题如何在全美不同人群中扩散、发酵,产生共鸣,是非常先进的研究。」

「非常、非常昂贵」的研究

而且麦坚不光只研究朱克伯格一个人,就连营运长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也是他的工作範围,他也得去追蹤人们是否喜欢和信任桑德伯格、对其言论、报导与贴文的看法。这些研究资料会直接跟朱克伯格与桑德伯格报告,并给两人的助理团队和公关部门使用。不过麦坚不愿透露详细研究执行经费到底有多少,只说了「非常、非常昂贵」。

「Facebook是朱克伯格,朱克伯格就是Facebook。」麦坚说出了这句耐人寻味的话。

事实上,朱克伯格近几年非常、非常用心经营自己的公众形象。上个月《彭博社》才报导朱克伯格那些Facebook上贴文或照片,皆出自一组专属公关团队之手,这些公关还负责撰写朱克伯格的演讲稿、拍摄他家人和他的旅行照片,并在其中插入关于公司成长和业绩图表;甚至还有人负责删除骚扰评论和垃圾邮件。

换句话说,朱克伯格那种「从亿万富翁走到魅力CEO、慈善家与意见领柚」的形象,全部都是被精心设计的;而且厉害的是这些形象非常真实。

从一些角度来看,麦坚认为朱克伯格并不只想自我造神,反而更多时候是为了并分散那些来自政府、媒体与使用者的严厉批判,去帮助公司渡过危机。

Facebook对社会的负面形响

跟很多离开Facebook的前高层一样,麦坚认为Facebook已对世界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Facebook曾有一段时间追求尽可能增加使用者数量与佔用时间,但为了达成这个目标,Facebook忽略了真实资讯的重要性,扭曲了他们的观点。」确实,Facebook里有非常多优秀人才努力改变世界,麦坚也不认为Facebook刻意为恶,但他确实认为公司的优先事项对社会产生了消极后果。

「从商业角度来看,Facebook做得非常好,是一个巨大的摇钱树;但从社会的角度来看,Facebook创造的利润越多,就越是牺牲美国人的利益。」

他当初愿意加入Facebook,就是看自己是否能改变这些事情。「但我在那工作了6个月,结果我意识到即使身处内部,我也无法改变公司的经营方式。我无法改变这些数值,这些文化。」

相关文章︰

Facebook「仇恨言论」规则外洩︰可以针对女司机、黑人小孩,但不能是白人男性? 海盗湾创办人:最大独裁者Mark Zuckerberg,现在反抗已经太迟 Facebook前副总裁︰对不起,我们创造了一个令社会撕裂的东西

资料来源︰

Facebook hired a full-time pollster to monitor Zuckerberg’s approval ratings (The Verge) This Team Runs Mark Zuckerberg’s Facebook Page (Bloomberg)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