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 正文

现在连律师都认为:人工智能取代律师只是时间问题

发布时间:2017-07-27 19:5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阅读次数:

  (律师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的合伙人詹姆斯尹说:“人们会愿意为我这种拥有经验的人付费。客户不想支付的是日常工作的费用)

  【AI世代编者按】《纽约时报》周一撰文指出,为法律工作量身定制的人工智能技术已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这使得一些律师担心他们的职业可能成为硅谷的下一个者。不过最近的研究以及人们依旧使用软件工作,意味着律师事务所采用人工智能让法律工作实现自动化,仍是进展非常缓慢、需要一步步完成的工作。换句话说,无论喜欢与否,机器人至少在短期内仍无法替代人类律师。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目前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如果能让一件工作实现自动化,那么剩余工作也应当能异曲同工。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或者说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会是这样,”麻省理工学院劳工经济学家弗兰克利维(Frank Levy)说。

  被称为“自然语言处理”(NLP)的人工智能技术,已被证明可用于扫描和预测什么样的文档能够与一案件相关。但是律师的其它工作,如向客户提供、书写案情摘要、谈判和出庭,在短期内仍超出计算机化的范畴。

  “未来三至五年技术将如何演变确实是有趣的问题,”拥有4600名律师的律师事务所Baker McKenzie合伙人本阿尔戈罗夫(Ben Allgrove)说。“目前最诚实的回答是我们不知道。”

  北卡罗来纳大学院教授德纳雷穆斯(Dana Remus)和利维一直在从事自动化对大型律师事务所律师工作构成的研究。他们二人的论文推断,立即应用所有的新法律技术,预计能够让律师工作时间减少13%。不过该论文也指出,更现实的采用率,会让律师的工作时间在未来5年中每年减少2.5个百分点。研究结果同时暗示,大型律师事务所早已把基本文件审查工作外包出去、或让它们实现了自动化,目前律师们只把4%的时间投入到了这项工作当中。

  上述二人的结论,呼应了更广泛的对职位和技术的研究。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Global Institute)在今年1月发现,虽然目前的技术足以让近半数的工作任务实现自动化,但只有5%的工作岗位完全被自动化。使用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对“当前技术”的定义--广泛使用或至少在实验室测试--该研究院预计23%的律师工作能够被自动化。

  法律专家们认为,技术将在未来10年至20年松绑法律工作,而不是1至2年。高收入的律师将把自己的时间花在法律任务阶梯的上层。未来其它的法律工作将由非律师完成--无论是由技术还是普通人员。

  企业客户往往不愿向律师事务所支付高昂的费用,让高级律师去完成一些初级工作。这些工作任务早已能够实现自动化,或者是外包给类似Axiom、汤森透、Elevate、以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

  在这种情况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在未来将扮演团队,“且不止一个团队会是机器,”法律技术创新公司Neota Logic首席战略官迈克尔米尔斯(Michael Mills)说。

  众所周知,技术进步的速度是无法预测的。多年来,劳工经济学家就一直表示,通过计算机化一套规则,一家工厂的日常工作能够被减少。他们还推测,类似律师这样的专业技术人员相对安全,因为他们的工作被语言包裹了起来。

  但是人工智能取得的进步了这种推断。技术了筛选文件、寻找相关段落等律师的例行工作任务。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察觉到长期风险的大型律师事务所,已主动采取措施来理解新兴技术,并适应和利用它。

  拥有超过7000名律师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Dentons在2015年成立了创新和风投部门Nextlaw Labs。除去监测最新的技术外,该部门还对7家法律技术初创公司进行了投资。Dentons首席创新官约翰费尔南德斯(John Fernandez)表示,“我们的产业正遭到,我们应当有所作为,不应坐以待毙。”

  上个月,Baker McKenzie成立了由高级合伙人组成的创新委员会,专门对新兴的法律技术进行追踪,并制定相应的战略。阿尔戈罗夫表示,人工智能已引起了广泛关注,但律师事务所如今仍主要使用人工智能在电子搜索、尽职调查和合同评审中完成“搜索和查找这种类型的任务”。

  市场调研公司CB Insights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已有超过280家法律科技初创公司募集到7.57亿美元资金。许多此类初创公司的发展是喜人的,但每家公司通常都专注于破产或知识产权这种特定的法律领域,或是合同评审这种特定的法律工作。它们开发的软件一直在不断学习,但只有在人类专家煞费苦心的培训后才能使用。

  计算机科学家亚历山大胡德克(Alexander Hudek)的简历中包括从事人类基因组项目工作这样的重磅研究,当他在2011年使用自动化来查阅法律合同时,他认为需要对软件的标准算法进行调整,整个工作需历时4个月的结论。目前担任Kira Systems首席技术官的胡德克表示,他用了整整两年半的时间对软件进行了改善,让它能够识别类似竞业合同条款和变更控制权这样的概念。虽然这家公司的软件目前已能够飞快的挑选出相关文档,但审阅工作仍需要工作人员来完成。

  尽管如此,效率提升依然是显著的。Kira Systems首席执行官诺亚维斯伯格(Noah Waisberg)表示,公司客户的反馈意见表明,律师需要评审合同的时间被缩短了20%至60%。

  易斯萨拉查(Luis Salazar)是迈阿密一家5人小型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合伙人。去年11月,萨拉查开始在破产案件中使用初创公司Ross Intelligence的软件。他说,如果你询问手头中的案件与Ross程序中最相似的案件,使用了IBMWatson人工智能技术的这款软件会读取数以千计的案例,并向你提供一份最相关案件的列表。

  萨拉查起初并不相信这款软件,亲自进行了测试。在搜索在线个小时后,他发现了一与他手头案件极为相似的案例。萨拉查发现,使用Ross Intelligence的软件很快便能找到这案例。萨拉查对这家初创公司开发的法律备忘录服务印象极为深刻。在输入一个法律问题后,Ross Intelligence的软件将在一天后给出答案,其中包括一小段总结,以及两页的解释备忘录。他说,这个结果与律师撰写的备忘录别无二致。“确实有点吓人。如果它做的更好,许多人可能会因此失业。”

  事实不完全是这样。Ross Intelligence首席技术官吉姆奥夫比亚格勒(Jimoh Ovbiagele)说,该公司的系统擅长于确定问题和案例的要点,但并不擅长于写作。因为还需要人工起草,Ross Intelligence的软件完成被备忘录的生成和制作,所以这种工作需要一天的时间。

  Ross Intelligence的技术人员正试图让备忘录撰写工作完全实现自动化。不过奥夫比亚格勒表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要走。”

  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的律师詹姆斯尹(James Yoon)回忆说,1999年是律师行业的黄金时期。当时的一大型专利案件,可能需要3名合伙人、5名合作人和4名法律助理。如今,相同的案件只需要1名合伙人、2名合作人和1名法律助理.

  身为律师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的合伙人詹姆斯尹说,两个明显的因素导致了参与人员规模的缩小:企业精简法律支出,以及自动化一些任务的数字技术。詹姆斯尹使用Lex Machina和Ravel Law等公司的软件工具,在专利诉讼中引导诉讼策略。这些程序通过法院的判决和归档数据,对和律师进行预测并制作配置文件。

  詹姆斯尹把他所做的工作,与棒球和美式足球专家评估对手教练和球员将会采取哪些做法相提并论。他说,聪明的软件“正在改变做出的决定,它正在改变同行。”不过在他看来,软件并不会给律师工作岗位构成。现年49岁的詹姆斯尹1999年每小时的开价为400美元,如今每小时的开价为1100美元。“随着时间推移,人们会愿意为我这种拥有经验的人付费。客户不想支付的是日常工作的费用,但麻烦在于技术正越来越多的让我们的工作变为例行工作。”(编译/明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