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刊不等于走入历史

《中时晚报》在报禁开放的同年创刊,期间经历台湾报业市场的剧烈变动,及报社被搜索等风风雨雨,于十七年后的十一月一日正式停刊。根据社长陈国祥统计,1997年到2000年股市热络之时,每日发行量达32万份,停刊时每日发行15万份,但中时内部资料显示,2001年到2002年每日发行约仅8万份。停刊前最后一天,长期关注媒体市场变化的笔者也跟许多民众不到三点半就在便利商店等待报纸上架。

随着报解除戒严、经济起飞,报业的发展带动了媒体生态的热络。然而,电子媒体的兴盛,也同时打破过去既有的市场型态,瓜分了有限的广告大饼。在传统市场只有无线三台与平面报纸的时代,报纸的方便与深度使其具有无可替代性。然而,在有线电视蓬勃发展,网际网路和手机等新一代媒体陆续出笼之后、即时新闻随处可得,而且变得更加廉价,加上台湾民众阅读习惯的改变,报业市场开始出现衰退,尤以晚报为最,实也不足为奇。

在这样的趋势下,台湾晚报市场从四家变成仅存一家。《劲报》、《自立晚报》、《中时晚报》等纷纷停刊,提醒着仅存的晚报业者必须重新审视市场,如何重新定位?如何提升晚报的可看性?如何找寻晚报的新出路?都是重要且不可迴避的课题。

去年由「中晚」、「联晚」共同合作成立的「台湾行销物流公司」,笔者认为或许是一个「抛开红海,开创蓝海」的转捩点。也就是说,虽然《中时晚报》退出市场,但是通路依旧还在,如何利用既有的通路开创新价值,或许才是经营的新方向。

只是,在自由的市场竞争体系中,「仅此一家,别无分号」才是最令人感到害怕的。但并不是担心消费者会失去议价或选择的能力,而是害怕「硕果仅存者」会因为失去对手而丧失求新求变与追求自我理想的精神,更失去了相互竞争的参考指标。以《中时晚报》停刊来说,使得联合晚报「理所当然」的成为「市场唯一」,所以他们的新闻都会变成「理所当然」的「独家」。当失去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过去许多的比较基準都会失了準头。

《中时晚报》的停刊对于台湾报业市场可能是一大损失,也是给目前仍坚守岗位的《联合晚报》一个重新检视市场定位及经营方向的机会。不过,就如同浴火凤凰历经生命重大转折后重生一般,「中时集团」目前动作频频,投资电视产业,期向多元经营迈进,既是抛开旧包袱、开创新局面,也是分担风险、拓展媒体版图。此举对于台湾的传媒产业发展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笔者实乐观其成,并拭目以待后续之变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