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这不是租税改革 而是租税投降

中国时报二十二日社论指出,行政院院会日前通过了由财政部提出、幅度极大的降税案,包括综合所得税税率全面降低约二.五%、营所税率降低七.五%、薪资扣除额、残障扣除额皆调高至十万元、教育特别扣除额改为每人二万五千元、取消保留盈余加徵十%等。据估计,这些林林总总的降税案将使税收减少千余亿。这幺大的税收缺口要怎幺补呢?财政部说要靠促产条例取消的税收增加来弥补;对此模糊说法,我们实难同意。 

 在行政院院会通过草案之后,各界都是一片批评之声。马萧阵营认为看守内阁时期根本不该讨论两年后生效的税改案;舆论则抨击此方案係在马阵营提出财政政策后,于农曆年前仓卒讨论定案;学者则指责该方案「并未对症下药」、「配套不周全」。虽然谢长廷认为如此降税会提升竞争力,但其麾下财经大将林向恺却指出,如此的方案「不完整」、会「加强富人与中小企业逃漏税的诱因」。综合而言,全国上下似乎只有行政院与财政部自己为自己鼓掌。财政部长何志钦甚至表示一切由他负责。在此,我们要向这一位不进入状况的财政部长点明:一位看守期间的阁员,提出这样一个影响深远却思虑不周的降税案,本质上就是「不负责任」。 

 大体而言,任何一个国家的财税政策都有三个面向要考量,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全面性」。国家的租税项目繁多,且彼此之间互相连结、牵一髮而动全身。举例而言,台湾的股利所得要课税、股票增值的资本利得不课税,于是企业大股东就有诱因以未分配盈余的方式使股票增值而避税。又如,企业持有土地的成本与个人持有不同,于是大地主就有办法透过企业而逃避土增税。简言之,各种税目的横向连结与跨时避税的纵向衔接,都有错综複杂的勾连关係。这也是本报一向主张以赋税改革整体研究,取代零星税目调整、选举竞相喊价的原因。遗憾的是,何部长脑中显然全无这样的赋税全面观。 

 租税的第二个面向就是现实面。几乎所有的税改都牵涉到修法、都要经立法院审议;因此,一位负责任的财政部长不能只顾端出税改草案,而要虑及现实的可行性、讨论可能的变化、并对最后的结果有掌控的把握。促产条例涉及许多企业的既得利益,目前我们看不出任何迹象这些既得利益者会弃守。综所税最高税率涉及有钱人的荷包,而第一时间已有工商大老表示综所税降税幅度不够。将来,租税法案在立法院讨论时,檯面上或檯面下的协商才是最后结果的关键。财政部何部长不知轻重地提出一个自己全无主控能力的方案;这样的部长,除了口头上说负责之外,又焉有负责任的实质体认? 

 租税的第三个面向则是长远性,任何一国的租税都是降税容易增税难,切忌仓卒行事。数年前土地增值税号称要减半徵收「两年」,但期满之后就永远调降。数十年前政府制定奖励投资条例,但日落期满又以促产条例借尸还魂。类此实例斑斑可考。所以财税政策与公司会计一样,一向以「保守」为原则,绝不能配合选举而骤然放鬆,否则即有覆水难收之憾。然而在我们财政部长的眼中,台湾租税结构的长远稳健,却不及他保住三个月官位的短期利益。一位部长短视近利若此,也真叫人不胜唏嘘。 

 数月之前,据悉财政部还在为各方降税要求无法招架而伤脑筋,于是打算筹组第三次赋税改革委员会,一则全面规画研究税改、二则也以此阻挡零星的降税压力。然而短短数月之间,财政部就全面弃守,由整体研议沦为片面讨好、由前瞻规画改为选举配合、由长远稳定降格为短视近利。大家都知道,降税是最容易讨好选民、讨好利益团体的短线操作,表面上号称嘉惠人民,实质上却是严重地伤害国家财政。照理说,财政部长应该是该部同仁的表率,挡在第一线捍卫全体国民的租税公平与效率;但是,我们的看守部长却是站在第一线竖白旗,以具体大幅的降税承诺,换取不到三个月期间的民进党关爱眼神。这样短视近利的方案,简直是租税政策的投降。我们呼吁:负责任的国会一定要将该案挡下;一切的租税政策,都应等到大选过后,由新政府筹组赋改会研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