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一瞬】颱风过后

【劳动一瞬】颱风过后

记忆力比较好,或是对颱风有着特殊感受的人,也许还记得在2006年的7月中旬,有个名叫碧利斯的颱风侵袭台湾。就在气象局发布陆上颱风警报的隔天早上6点,镜头里的搬家师傅正在绑紧帆布準备出车,我则在站在对街的公司门前看着他,也正要排班上工。

有什幺非得在颱风天搬家的理由呢?相对于客人们诸如租约到期、良辰吉日、请假不便等众多理由,劳动者的答案显得相对简单:为了随着「生计」两字而来的规则,我们根本没有不工作的理由,没工作就没收入、不配合公司以后就不好排班、跷班脱班更是不得了……

按下快门后,我走到镜头里跟师傅聊天,当时究竟聊了些什幺其实已经记不得,但可以确定的是,在他20多年的搬运过程里,有着太多更值得被提起的经验,包括921灾后的东星大楼、大火烧毁电梯的东帝士大楼、纳莉风灾水淹台北城……,让他曾经跨过倾塌的楼房、爬上20几层的楼梯、背起一箩箩泡水的沉重书本。碧利斯这个轻度颱风根本没够格被谈论,他那自若的神态只显着我的大惊小怪。

后来我慢慢知道,劳动者长此以往的经验早已累积成为习惯,每逢颱风天大家并不会安分地待在家里,而是一个个乖乖来到公司,等待出车或是等待工作取消。总之,为了「生计」,公司所订下的工作规则就像一道如山军令,将各种应该停止上班工作的理由隔绝在交缠密实的铁刺网外,并号令大家奋勇跨越险阻,一一朝前线走去。

我们其中大多数都能全身而退,而那些少数负伤或阵亡的人也许短时间内会成为你我彼此之间的话题,并引起小小的慨叹,例如今年沿着断裂的后丰大桥掉进大甲溪的那位计程车司机,张明辉。

可是这小小的、散落在劳动者个别之间的共鸣,却从未化成集体的、有力的反省力量。于是大多数的我们在颱风过后依然整装上阵,并在下一个颱风来临时,继续无反顾地,朝前线走去。

上一篇:
下一篇: